曾是华为太子,却与任正非“反目”,这个人也要造车了

“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”,正是任正非这两年来,对于天才少年求贤若渴的真实写照。

2019年,华为发布了“天才少年”计划,招募在各个尖端领域有着出众天赋的少年英才,旨在击破海外势力对于我国芯片等高科技技术的层层围剿。

计划发布的3年时间里,已经有十余位天才少年成功进入华为。其中,作为中国第一代AutoML(自动化人工智能)算法开创人的钟钊,一个人利用业余时间落地自行车自动驾驶技术的彭志辉,更是为公众所津津乐道。

“这些天才少年要像‘泥鳅’一样,钻活我们的队伍,激活我们的组织。”对于外界而言,任正非从不掩饰自己对于天才少年的喜爱之情。

然而在任正非眼中,对于天才少年的万般情愫,或许都还是来源于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男人。

近日,一个神秘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,首次向外界释放了关于全新品牌的发布消息。种种迹象表明,这个新品牌与任正非心中的那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那么这个神秘的男人究竟是谁?他与任正非又有着怎样一段恩怨往事呢?

自古英雄出少年,李一男领导华为破壁交换机技术

华为的第一代天才少年,叫做李一男。

1985年,在那个少年班流行的年代,15岁的李一男凭借超高的智商,从初中直升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。

几年后,研究生尚未毕业的李一男进入华为实习,任正非一眼就看中了这个青涩稚嫩的白衣少年,二人之间的恩怨过往也就从此刻正式开始。

毕业后,李一男顺利进入华为研发部。在华为等级森严的晋升体制内,初来乍到的李一男却好像坐上了火箭一般,在半年的时间里连升三级,从一名普通的研发人员摇身一变成为了华为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。

当然,坐上副总经理位置的李一男绝不是徒有虚名。

在那个年代,我国所有的通信设备全部需要从国外进口,其中最重要的交换机技术几乎都被某些跨国巨头牢牢占据。

为了打破技术上的垄断,任正非不惜借高利贷也要把属于中国的交换机技术搞出来,甚至在动员大会上方言,“如果这次研发失败,我就从5楼跳下去。”

然而,李一男并没有让任正非失望。作为项目的主要负责人,李一男在没有任何前车之鉴的情况下,不分昼夜进行试验。终于在1994年,华为的万门交换机研发成功,不仅打破了跨国巨头在技术上的垄断,更是奠定了华为未来十数年稳健发展的根基。

“一个李一男,半部华为通信史”,除了在交换机上的卓越贡献外,华为接下来的所有核心技术中,都少不了李一男的身影。由此,李一男也更加受到任正非的器重,一路青云直上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。

屠龙少年终成恶龙

对于理工男来说,在解方程式上的造诣似乎总要比察言观色来的更加巧妙,这句话放在李一男身上也并不例外。

升迁过快的李一男也逐渐暴露出在人际交往方面,与所在职级不匹配的僵硬稚嫩,甚至面对不合心意的员工张口闭口就是“我要裁掉你”。

有所察觉的任正非很快便采取了措施,将李一男从研发部的核心位置调离到与基层打交道的市场部,打算好好磨炼一下这位“未来接班人”,可是李一男却明显会错了意。

彼时,华为正在精简内部冗杂机构,同时开启了华为“内部创业计划”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对任正非心存芥蒂的李一男便早早递上了辞呈,尽管任正非好言相劝,甚至有意将总裁的位置授予他,可是铁了心的李一男还是踏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车。

带着任正非给的千万资金和各种设备,李一男在北京创立了“港湾网络有限公司”。一开始,李一男还谨遵与华为达成的君子协定,仅仅作为华为的代理商,可是面对各路资本的诱惑,李一男毅然决定正式成为华为的竞争对手。

除了频繁地挖华为的墙角,只求让港湾网络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李一男,甚至不惜用公司一半的股份来换得海外资本的支持。然而这就意味着,李一男从华为带出来的技术将被外资掌控,华为千辛万苦才打破的市场垄断,也将再一次被海外巨头所支配。

任正非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华为第一时间便成立了专门用于围剿港湾网络的“打港办”,并且下达了头号作战指令,“只要是港湾网络参与竞标的项目,华为都必须不计任何代价拿下来,否者项目经理原地下岗”。

在近乎疯狂的攻势下,港湾网络很快便败下阵来,辗转腾挪最终没能逃脱被老东家收购的命运。

曾经的天才少年沦为阶下囚

尽管任正非将责任通通甩锅给了海外资本,可重回华为的李一男却再也找不到曾经作为天才少年的意气风发。

没两年,李一男再次出走华为,并且先后在百度、中国移动、金沙江头任职,可数年下来,不再年轻的李一男似乎仍然没有找到新的发力点。

时间来到2015年。李一男通过一条微博高调宣布将要进军电动摩托车行业,“我愿将一切过往归零,创业路上再次出发!”如此一般的豪言壮志,仿佛让人又看到了曾经那个“敢叫日月换新天”的天才少年。

可事不遂人愿。小牛电动刚刚起步,李一男就被警方以涉嫌股票内幕交易的罪名逮捕,刑期两年半,对他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沉重地打击。

时光匆匆流转,从狱中出来的李一男,由于罪名的缘故导致其5年内不能任职任何一家公司的高管职位。尽管此时的小牛电动已经在电动摩托车行业立稳脚跟,李一男还是匆匆辞去了CEO的职务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李一男要造车了?

今年3月份,有媒体爆料称小牛电动将收购北汽新能源位于常州的高端产业基地,准备进军电动汽车行业。

小牛电动CEO李彦第一时间站出来辟谣,“这个跟小牛电动没关系,属于误传。”不过,李彦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,买厂是假,造车却是真。然而这造车的“人”,也的确不是小牛电动和李彦,而是李一男和他新成立的江苏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。

据天眼查显示,江苏牛创于2020年12月3日注册成立,法人代表为杨敬一(或为华东理工大学石油加工研究所副研究员,研究领域:石油加工,油气储运),注册资本为5000万美元,由Niutron Technologies Group Limited 100%控股。

根据股权穿透图显示,杨敬一还是常州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,而常州牛创的大股东正是李一男。

今年4月份,江苏牛创发生经营范围变更,增加了“道路机动车辆生产”这一词条;同时在智联招聘的官网上,也能看到江苏牛创有大量与汽车制造相关的岗位正在热招的。由此可以大胆确认,李一男投身电动汽车行业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。

李一男打算造什么样的电动车?李一男的品牌能否在这个电动车增量时代杀出重围?或许,这些问题都将在12月14日举办的这场发布会上一一揭晓。

从华为的天才少年到阶下囚,李一男的前半生经历过登上峰顶的高光时刻,亦没有缺少锒铛入狱的没落悲凉。自第一次出走华为,李一男的过往种种似乎总想要摆脱曾经华为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。

然而,当华为官宣不造车之后,进军电动汽车行业的李一男能否寻回最初的那份少年心境,所有的一切尚都还是个未知数。

公司名称:河北禹灿环境科技有限公司
主营产品:净水设备,污水处理设备,人工造雾设备